相识皆因缘
两月合为朋

不见硝烟的战场,WTO改革强国抢位博弈

贸易摩擦的国家利益

1994年以来,WTO规则几乎长久未变,改革之声从未停歇。以2017年为例,据WTO统计,发展中国家分别占全球货物、服务贸易总额的44%和34%。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进出口贸易增速分别高达7.2%和5.7%,远高于发达国家的3.1%和3.5%。2008年金融危机至今,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发达国家主导优势减弱,国际经贸格局向均势多级化发展。美日欧等国近日在WTO提出关于透明性规则的联合建议,若WTO成员国采取补贴等政策时未按规定履行告知义务,将遭受罚款、甚至是被剥夺WTO成员权利的制裁,剑指对垒中美贸易战的中国。

美日欧的心思

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挑起全球贸易摩擦,特朗普政府以退出WTO为威胁,大有采取“大破大立”的极端手段,希望实现“对等、互惠”贸易;从欧方看,立场相对温和,更倾向于自由贸易,希望采取“护局”与合作的方式,维持WTO运转,逐步改革;从日方看,更愿把支持WTO改革作为与欧美合作的领域,对美欧改革乐见其成、积极参与,获取实利。三方确有改变现状、推动改革的共同诉求。回顾过去数轮三边部长级会谈,共同关注的问题包括:“不公平”贸易行为;市场导向条件的标准;产业补贴与国有企业问题;强制技术转让;数字贸易与电子商务;建立外国投资风险与国家安全审查机制等。目标直指新兴大国,对其“量身定做”新贸易标准,意在多边施压竞争对手,维护自身优势和规则主导权。

美国想重新构建的动机

美国优先:以美国利益优先,一是摆脱WTO规则对美国不利方面的约束。二是重新定义“发展中国家”。美国认为发展中国家无统一标准,“特殊和差别待遇”原则让自己“吃了亏”,必须让“更先进的”发展中国家承担更多的责任。美国认为,该机制削弱了所谓的国家经济主权,必须进行改革,进而摆脱规则对自己不利的约束,重构对自己有利的规则:封锁技术、制造、封堵中国崛起、围困中俄消除竞争对手,维护美元霸权、美国霸权。

欧盟的考量

欧洲二战后的美国同盟,经历了美国两次经济萧条转嫁而剪羊毛的痛,近期欧美的裂痕,导致马卡龙为首呼吁建立欧洲军队,独立的欧洲,认同多极化的欧盟认为WTO改革应引入针对发展中国家的“毕业”程序,避免相关规则让发达国家利益受损。以“诸边”推动“多边”多极化避免继续美国附庸国的伤害。

西方与发达国家的密谋

10月24-25日,加拿大召集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墨西哥等国以及欧盟代表就改革WTO进行讨论。加拿大等12国召开两天会议共同商讨WTO改革。西方主导的新一轮WTO改革已然展开,但没有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参与,维护发达国家的利益排除忽略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微信图片_20181117213328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被“利益边缘化”风险

美日欧的改革绝非现有规则的小修小补,而是颠覆包括“关税约束”、“特殊与差别待遇”等WTO现有基本原则,重视“对等贸易”、漠视发展核心,不再强调发展中国家的诉求。以发达国家集团有利规则设计,迫使发展中国家处于十分不利的“外围”地位,处于世界治理和话语权等游戏规则之外“利益边缘化”风险。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再谈判“二次入世”风险

美日欧等发达国家从自身利益出发,欲引领下一代国际贸易规则。尤其是,美韩已完成升级版FTA,美墨加达成USMCA,美与日、欧、英也将开启双边贸易谈判,意在打造“21世纪高标准”贸易规则,并向WTO多边领域推广。若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缺乏清晰的改革思路和实际行动,有被陷入由发达国家集团维护自身优势的规则后,被迫再次谈判“二次入世”的被动局面风险。

 WTO有出现分裂多元的风险

可以预见,未来美日欧推动WTO改革的主要做法是“诸边”带动“多边”。实则是发达国家拉“小圈子”,达成利益交换后,再让广大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加入,要求其被动遵守新规则。世界分裂成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两大“阵营”,及第三世界弱势无话语权被迫接受等不公平的自由贸易多级分化混乱,以少数国家利益优先的风险。

全球治理发达国家不能“一言堂

WTO贸易谈判停滞多年,已落后全球经济发展变化的脚步,进行一场深度改革是大多数成员国的共识。与时俱进,但应该互相尊重、平等互利,以WTO既有基本原则和宗旨为依据,循序渐进地推动改革。发达国家不能“一言堂”,也不能认为“吃亏”就要“掀桌子”,应协调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共同出策,推动国际经贸体系多极化发展真正的自由贸易。

微信图片_20181005140421

WTO改革呼之欲出、中国该如何贡献中国智慧

中国扛起了维护贸易自由化的大旗,维护自由贸易,呼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旗,在WTO新一轮改革呼之欲出,发达国家纷纷“抢位”的背景下,中国应引领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应该有紧迫意识,尽快协调立场、共同出策,提出自己的想法和改革主张,运用中国智慧广交朋友(美国特朗普政府以美国优先的国策导致传统盟友离心裂痕)推动国际经贸体系多极化发展,化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讹诈要价围堵的局面,成为参与全球治理、规则设计、制定规则的利益攸关方的引领方。

结语:发达国家昔日竞争优势和主导力迅速减弱,美日欧等大国心态失衡,急需维护既得经济利益和规则主导力。而重塑WTO规则,可以最低成本维护发达国家在“中心——外围”国际经贸格局中的“中心”地位,将发展中国家按在全球产业链低端,使其继续扮演游戏规则接受者的角色。中国应稳妥发声,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商共建,积极谋划,代表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利益的代言人,设计参与全球治理,化解伟大复兴的路上某些围堵势力重回世界中心—汉唐盛世。

分享到:更多 ()

专注的金融投资博客

联系我们